博客网 >

“诗歌伦理”及其相关问题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诗歌伦理”及其相关问题

 

◆钱文亮

 

 

一、关于诗歌伦理的解读

 

2005年,针对一些诗评家简单地从社会伦理角度向诗歌发出的道德要求和新的“题材决定论”倾向,针对那种将艺术的虚构伦理与实际生活伦理简单等同的传统道德批评,同时也针对诗歌批评中存在的非此即彼的二极对立的思维模式,笔者在同年《新诗评论》第2辑中发表了《伦理与诗歌伦理》一文,对相关论断进行了辩驳,并且相应地提出了“诗歌伦理”的命题,冀望以此来强调诗歌与伦理之关系的特殊性、复杂性,申张多元诗歌探索的合法性与正当性。出乎意料的是,这一篇旨在纠偏补弊的文章竟然在诗歌同行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和争论。不过,由于文章的论辩性质,由于笔者当时尚未对“诗歌伦理”这一命题展开充分的论证,也由于参与讨论者在思维方式、诗学视野、立论角度以及学理意识等方面的各种差异,在对“诗歌伦理”的讨论中出现了不少似是而非的解读和阐发。

在相关的争鸣文章中,比较严重的曲解和误读是仍然拘囿于美学/伦理学二极对立的思维框架,一厢情愿地把“诗歌伦理”演绎为排拒诗歌的社会伦理的“诗歌美学伦理”,“诗歌伦理”狭隘地曲解为仅仅是“诗歌怎样写”的问题更有甚者,则直接把“诗歌伦理”等同于“专业伦理”、“好诗主义”……显而易见,这类解读是相当片面和肤浅的。

实际上,如上所述,《伦理与诗歌伦理》一文的辩论重心并不在于论证伦理生活美学化这种后现代的思想趋向,也无意反对诗歌实践中对于普泛性社会伦理的呼应与整合,正因如此,笔者才提出了“诗歌伦理”这种说法,而非偏枯、缠夹的所谓“诗歌美学伦理”。与此同时,鉴于近代以来中国文学批评中频频出现的大一统的民族性伦理规训个人经验的表达、以功利性现实诉求对艺术的粗暴捆绑,笔者特意在文中引用了俄裔美籍诗人布罗茨基关于“美学是伦理学之母”的著名观点,希望藉此跳出在诗歌表达与公共话语